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蝶起的温暖殿堂

就让我们继续与生命的慷慨与繁华相爱,即使岁月以刻薄与荒芜相欺!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只蝴蝶。 我渴望飞过沧海。 生于八十年代。 表面冷漠内心温暖的女子。 需要很多的爱和呵护。 索求很多的情和珍惜。 喜欢寂静的空间。 喜欢王菲。喜欢书和音乐。 喜欢一切美好的事物。 这是一片净土。飞逝的是指尖的年华。 岁月易老。流年易逝。 缘份清浅。请自珍惜。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好朋友。是一辈子的福气。  

2007-05-30 14:49:29|  分类: {一边微笑。一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和ANN热火朝天的聊天。不断的勾起大学时光的美好回忆。

记得进校第一天,第一次见到ANN时我站在阳台挂毛巾,她指着我对她妈妈说这个女孩儿长得真标致。

当时我就愣了一下,心想:这个女孩儿可真会夸人。

以后慢慢的接触,彼此变得无话不说。花,歌,ANN和我四个人被称为四人帮。经常一起上课一起下课一起逛街一起看电影。

不过关系最好的还是歌,ANN我们三个。经常话说到一处就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特那个心有灵犀。

其实昨天是花结婚的大喜日子。前一段时间我们三个就商量着送什么礼物呢,但大老远的怎么送呀。我在重庆,歌在北京,ANN在广州。真是东南西北哪儿都有。

最后决定问她要帐号给她直接打钱得了。反正她结婚到处都要用钱的。这不正好。

不过最后还是每人只打了个电话。昨晚快八点的时候想着花应该忙得差不多了,白天一定够累的现在应该有时间了吧,打电话过去她竟没猜着我是谁,我让她看区号她才恍然大悟。说了许多好听的话,让她放点零食在房间里免得饿着了。她说已经饿得不行了。呵呵。我说其它的我就不多讲了,老七老八急等着打电话呢,要是你有三个手机就好了,我们三个一起给你们闹洞房。哈哈。

 

 

大学的时候,歌子叫我老公我叫她老婆,ANN叫花老公花叫她老婆。我先声明一下,我们都不是同性恋,只是关系太好了就胡乱叫了,谁知最后叫着叫着竟习惯了。我们四个人的妈妈彼此都叫妈妈,不叫阿姨不见外。如一家人一样。

那时我和歌子关系最好。ANN和花则经常一起出入。她们之间有时会闹些小矛盾,花嘴快心眼儿多,但她仍是斗不过ANNANN太聪明了。那时候我最欣赏的人就是ANN。因为不管什么事情,她总能一句话把人说得要噎死。经常给我们找乐子,她说话特搞笑,想着她不当老师都亏死了,学生肯定会特喜欢她。

第一次上日语课时日语老师看着ANN的中文名字问她你是日本人吗。因为她的名字是四个字。

我们宿舍是美女如云呀。我们四人帮只要一起走出去,那绝对是一道风景。

我和歌子总是站在同一战线。体育课选修科目她都听我的,我们一起学武术,一起学舞蹈,我们考试拿双A一起高高兴兴的回去。跳舞的时候我走男步,不过我们个头一个高,都是一米七的个头儿都有一副魔鬼的身材。不过偶现在好像吃肥了八斤了。唉。一不小心就吃肥了。

算来有三年多没见歌子了。好想念。她说她现在也长胖了一点。有时间让她发点相片过来。

以前网易还是日记的时候,就写过一篇名为一梦四五年的日记,记载了我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想念那几年的美好时光。大学因为有了这几个无话不说的好朋友而显得多姿多彩。

 

 

工作以后跟ANN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多一些。当时我们都在深圳。周末就可以聚一下。她只要不用加班就会坐一个多小时的车跑到我这里玩,一起聊天看电视上网,一起出去逛街买衣服吃东西。

那一年的时光也是美好的,围绕身边的朋友们都是单纯的人儿。

昨天跟ANN聊天说:以后你和小歌子要是结婚了,要第一个告诉我,我保证马上飞过去给你们每人包一个大大的红包。

她笑着回消息:我就正想说呢。你看,咱们三个不论是谁结婚了包红包只会说包多大,而跟花说只会问包多少。

我在这边笑得嘴都歪了。

她又接着说:花可真牛B呀,结婚连礼物都不要了………………不过以后偶们更牛B,结婚都不用告诉她了。

我在这边已经笑晕了。

她们俩现在还记着仇还在那儿斗心眼儿呢。唉。真是俩小冤家。

ANN说:前段时间好不容易跟花联系上了,给她打个电话问候,她还在电话里恶心我,说那个Y现在交了个女朋友怎么样怎么样的。(YANN前男友,我们同校不同系,他是我们学校的第一帅哥,长得确实帅,一米八几的个头儿。)

我说她嘴现在还是那么贫呀。那叫屡教不改哟。

今天跟她聊天,ANN又气呼呼的告诉我,花告诉她Y已经结婚了。可把ANN恼得电话只说了两句就挂了。

我说:她这人怎么这样,她结婚的大喜日子却让别人不高兴。她太有心眼儿了。在学校时斗不过你,就趁这日子恶心你呢。别跟她气了,不值得。还是咱仨好,咱们过咱们的小日子,再说以后都很少见面了,也许这辈子也再难见面了。就多想一些以前好玩好逗的事情吧。

她说:好。还是咱们三个在一起最爽了。对了,我在广州也认识一女孩儿,跟咱们特对味儿,好像又回到了以前咱们在一起的时光。

我说:突然想起咱们的大学时光,感觉时间过得好快哟。不过交上几个知心的朋友并且一直保持着联系关系还是那么亲密觉得挺庆幸的...

ANN说:我觉得也是,谁说时间可以冲淡一切,我们三个站在那儿,让时间晕过去。

我在这边笑得凳子都要踢翻了。

昨天忘记把这句话给歌子截图截过去了,她看了肯定会说:那死老阿惠(惠是ANN的中文名)。

对了,在学校的时候我们几个很少叫对方的名字,都直呼“猪头”,然后几个人的脑袋马上都会围过来了。哇哈哈。

 

 

现在想起来那些美好时光怎么就过得那么快呢。为什么就过得那么快呢。当时没有觉得怎样,参加工作之后才发现这辈子也许再也找不到这样铁的姐们儿了。然后。就真的再也找不到了。

孤单落寞的时候就会想起那时候热闹单纯的日子和一群可爱的人儿。然后时光就一天一天的飞快流逝,不知人间岁月几何。

有时候想起那些一起哭一起笑的日子,慨叹年轻真好活着真好。

而我们。还可以过得更好。不是吗。

现在,此刻,正在跟ANN商量着从现在开始存钱准备十月一到北京找歌子去玩。哇哈哈。兴奋中。

ANN说九月份把头发再重新烫卷,我说我也准备烫个大波浪玩玩,到时咱俩一起顶着大狮子头到北京吓歌子去。她说对头,要的就是这效果。呵呵。

 

 

  评论这张
 
阅读(393)|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